婴童品牌价值传递、无限挚爱化有形
   

   友昌集团总裁陈玉忠:婴童品牌价值传递、无限挚爱化有形
 
    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有一个交流经验的机会,首先感谢各位同行,友昌是一个香港的公司,我18岁以后接
手家里的生意。刚才王教授说了一些台湾的经验,我有一些香港经验加上一些中国的经验,或者是品牌的经验跟
大家分享一下。
 
  首先友昌公司是一个代理公司,有英国、日本、美国不同的品牌,台湾的竞争非常激烈,同样,香港的竞争
更激烈。香港只有人口600万, 我们每年的出生率有7万,7万人有超过3.5万是国内去香港出生的,现在交往非
常方便,所以很多人是去香港生孩子,然后来中国居住、生活,台湾和香港都是竞争非常激烈的社会。 
    但是这两个“社会”,有相同的地方,也有不同的发展。
  中国的孕婴童行业,是追着香港、追着外面的世界走,中国改革开放30年,我们中国从事中国贸易大概也有
20年,香港有一个很有利的地方,就是跟中国只有一河之隔,香港很早之前国民素质已经认为是中国的一个部分,
来做贸易生意的很多,大部分香港人进入中国的时候,随着改革开放第一批进入中国的是香港,第二批是台湾
人。第一批香港人大部分在珠三角。第二波台湾人进来,因为香港、珠三角比较强,他们在长三角,昆山、苏州,
这一类台商非常强。当时我们有很多有利的政府优惠政策,就是三来一补两免一减。
  另外,香港人把国外产品带到国内来,我们在香港做代理很多年,有一些经验,跟不同的厂家、不同的国家
打交道,这方面我们有一定的优势,人们知道这些都是国际品牌,这些品牌怎么操作市场,这些品牌有没有机会
在中国,以前中国根本不可能接受这些品牌。我是潮州人,小时候家里什么都没有,我想香港什么都有、中国什
都没有,为什么有这么大差距呢?我当时12、13岁,想如果有机会把东西带进来,地方大得很,但是那个时候是
不可能的事情。慢慢毕业以后,我们代理了很多国外品牌,在新港也是雀巢奶粉的代理,在外国人身上我们学到
了专业的营销手段、品牌推广、通路的铺开,从代理一些外国品牌身上学到了无形资产。
  中国改革的时候,将五个特区开放起来,先从边贸开放。那个时候我们做中国生意只是做了五个特区等于做
了全中国,生意比较简单,国内需要的是一些优质世界产品和品牌,我们拿了一些进口品牌的代理。但是很多时
候我们拿的不是最大的,是二线的,当然也是一些很知名的国际品牌,进来摸市场,那个时候做中国市场很难做,
什么东西都有人要,但是不要问我什么时候付钱。
 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遇到很多东西,东西好卖收不到钱,东西不好卖更加收不到钱。来中国做生意的时候,有
生意怕、没生意怕,香港人怕,台湾人更怕。以前基本上我们从进口通过很多环节,环节中有很多不可预测的风
险,所以做贸易的过程,很多港商都被风险挡住,最后剩下的也不多。
  随着中国的发展,我们比较幸运吧,我们从代理不同的行业,通过我们代理的不同产品看到了孕婴童产业的
机会,偷偷进来的时候这个行业没有什么,百货公司里面没有婴童部门,跟塑料放在一起吧。那个时候我们看英
国的奶粉其他东西都慢慢起来,我们也比较幸运,因为有一个有利的条件,我们跟世界的接触很频繁,我们在香
港最早接触了很多品牌,出外也很方便,刚才王教授也说到,香港或者亚洲很受下一代人影响,香港人很喜欢去
日本旅游,为什么?先进、干净。从保留方面说,日本非常好,新一代很受日本文化的影响,台湾都是受日本影
响,因为日本人霸占台湾很多年。所以很容易被日本文化影响。
  我们也看了他们的时代,为什么他们能成功呢?他们做产品非常认真,他们国家是生产、工业非常发达,生
产过剩的国家,机器速度快于人需要的速度,所以他们会不停的做研发。我们看到我们模仿、抄日本的东西,日
本抄欧美,我们看到日本在亚洲的优势,也漫谈其实婴童行业虽然在中国是刚起步阶段,在外部比较饱和,但是
不可怕,因为全世界除了中国人口老龄化(即人不喜欢生小孩了),书读得越多的时候人变得越来越自私,不想
生小孩。香港的出生率与妇女数是0.99,但是超市卖猫狗粮的越来越多了,他们很多人养动物而不是小孩,现在
香港政府面临另外一个问题,年轻人有些养猫狗一段时间不养了,放在街上,所以提出一个口号“停一停,想一
想”,养之前先想一想。
  但是我们现在行业里面的素质参差不齐,很多地方需要改良,所以陈主任他们多组织一些协会,我们各面希
望通过协会或者是行内做的比较成功的,规范好一点,目前我们看到市场刚开放,能看到很多不同的产品出现,
大家觉得这个行业好,想进来捞一把,发展的速度快,死亡的速度更快。
  去年看很多风投行业投资我们零售行业,但是金融风暴过后听不到声音了,听到的是风投开始退,有所萎缩
、调整。这个行业不健康,出现一些不良影响,就影响到参与者的利益,他们看到开店越快、倒得越快,所以很
多对产品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,很多人不重视品质、品牌,重视的是利益。他们会天天找新品牌,找一些
样子漂亮,但是不是品牌的品牌,这也就加速了他们的死亡。
  我们这个行业门槛很低,随便拿10万、20万、30万可以开一个小型店,50万可以开一个中型店,很多人想投
资,不知道投资什么,夫妻店进来的,他们开始做,但是坚持下去不容易,有些半途放弃,有些人以他们固有的
思念,他们推什么消费者就接受什么,但是我们做品牌最终是为消费者负责,如果我们不为我们的产品负责任,
也就是将我们的前途毁灭,这是不长远、不健康的发展。这个行业里面目前出现了很多这样的情况,所以我们也
希望通过一些协会的行为、在座做厂商、做品牌、做零售的,大家把眼光放得更高更远,为行业的长远发展做出
应有的贡献。
  台湾和香港是小地方,中国是一个大地方,做销售的时候不一样,中国之大像欧洲一样,香港、台湾非常非
常小,香港很简单,我们在香港的通路就自身的门店,就不超过15家的百货公司的店有店,虽然看起来简单,但
是做好不容易,要生存下来不容易,香港的租金非常高、工资也非常高,但是国内又是不一样的情况,中国的租
金大城市比较高,工资还是比较低,三地的经验我们不能胡乱抄、胡乱模仿,因为有很多是不一样的,看似一样
实际不一样。在座的是在做中国市场,我想大家去外面看看,先去港澳台、然后去日本、新加坡,我们跟这几个
先进地区其实差不了多远,但是先不要走得太远,比如我们做展会科龙做的最成功,现在连美国的展会都开不成
功,因为这个产业不大,很小。
  最后的竞争结果,不一定剩下几个品牌,只是最大的几个品牌。刚才小猪班纳总经理也说了,我们做品牌和
品质是做研发这块,我们现在做竞争、最低级的竞争,这是最低级的。我们为什么工业发展得比其他国家吗?日
本、欧洲、德国、意大利,他们要求高,但是中国人的性格是做到差不多就可以了,每个人都差不多的时候,结
果出来的东西是做不好。我们有很好的工厂,都是全世界的加工厂,但是我们做不好品牌,因为我们还没有这方
面的严格要求。
  我们代理日本的东西,然后也进了中国的市场投资、建立生产线,我们也把国际品牌变成在中国生产的本地
品牌,要在中国做得成功,其实要在中国投资、扎根,才有未来。以前我们说台商可以做贸易,前期可以做贸易,
但是后期如果没有把工厂搬到这里,再后一步发展是比较困难了。
  我们希望中国协会、政府行为要理解,因为现在国际化,我们要有国际法。刚发展没有规范,有了规范每个
行业也不一样,这都影响了我们行业的健康发展,中国现在越来越强大,那么我们的东西要规划、要发展、要国
际化,要跟国际接轨。
  最后我提出一个经营理念,我们作为孕婴童朝阳产业是对的,我们知道在医院里面只有一个地方是最开心的:
产房。我们做这个行业要有爱心,我们要看到行业的专业发展壮大,我不希望这个行业在中国发展比较后、起
步点比较低,我们希望看到更健康的发展。作为品牌,我们做了很多前瞻性的投资和行业发展,其实日本的东西、
香港的经验、中国的市场,连贯起来,说是金融危机,但是我们的公司的业绩没有受影响。刚才各位说金融危
机对孕婴童行业没有大的行业,特别是一些好的企业,现在中国消费者对品质、品牌要求越来越高,他们的眼睛
越来越亮,跟刚开放的时候不一样,所以只有有的品牌、好质量的品种品牌才可以长远发展。交流的时候,金融
危机对行业没有影响,好的品牌继续增长,不好的企业打击是有的。
  我们希望通过协会、通过在座的各位将这个行业、将品牌、品质多花心思,做质量的改良、品牌的推广,不
要做价格的竞争,这样可以发展得更长。我们进入中国市场差不多15年,也做了很多回馈社会的活动,比如说去
年建了一个希望小学,在雅安,下一站会到青海建第二所希望小学,第三我们联合卫生部在推广母乳方面捐了很
多钱,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问题,很多人喝牛奶,其实人应该喝人奶。为什么出现三聚氰氨?人喝牛奶、牛吃草、
草是被污染的,所以我们跟卫生部合作做了一个项目,就是推广母乳。如果我们下一步走错了第一步,影响会很
大,母乳的喂养对婴童很重要、对妈妈很重要,但是现在的价值观已经改变了,现在问年轻父母他们说最贵的奶
粉是最好的。我们拿了一些数据,中国母乳喂养率24%,香港更低,因为忙没时间,所以这个一般妈妈是走错了,
做了一些回馈活动,
    把正确的育儿观念灌输给下一代。好,谢谢大家! 




 

在线客服
限时优惠
最新产品